体育新闻
栏目导航
  1. 体育新闻
  2. 星声星语
  3. 时尚新闻
  4. 社会新闻
  5. 法律在线
  6. 娱乐新闻
  7. 军事新闻
  8. 教育新闻
  9. 女性生活
  10. 健康新闻

体育新闻

主页 > 体育新闻 >

“血奴”背后的柬埔寨西港:没什么遍地黄金只有猖獗的黑色产业链

发布日期:2022-05-19 07:23   来源:未知   阅读:

  “‘血奴’事件只是冰山一角。”熟悉东南亚博彩业人士金英喆如此对《深网》表示。据其介绍,在中国西南沿线有一条非常完整的产业链条,“以高薪为诱饵,诱骗甚至强迫国内务工人员前往柬埔寨、泰国、越南等东南亚国家从事网络赌博或电信诈骗等活动,榨干最后一丝价值后还会要求国内家人高价赎身或干脆卖血、卖器官。”

  在金英喆看来,这两年整体情况可能变得更糟。“因为疫情,大多数柬埔寨华人务工人员都是偷渡客或像李亚明一样被绑架而来。”有数据显示,偷渡客有接近三成从事网络赌博,其他七成左右从事电信诈骗。

  2月14日,一篇关于“圈养卖血”的文章在网上广泛流传,该文章称,“一位叫李亚明(化名)的江苏人,被卖国外,遭圈养抽血,全身浮肿,针眼密密麻麻;工作30多年的护士长,也找不到血管,抽出的血液竟呈血水状态。

  据上游新闻报道显示,该文章中李亚明线日被送到金边中柬第一医院救治。该院院长朱敏学在报道中介绍,“小李主要是血被抽干,已经濒临死亡。” 李亚缘纶则在报道中表示,他是趁网络诈骗团伙监管的人不注意才逃离的,此前在中国做过小生意,还在多家机构当过保安,从小在福利院长大,目前家里已经没有亲人。

  随着事态进一步发展,舆论指责指向了信息发布平台58同城旗下招聘业务。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称有李姓中国男子因轻信同城网上的虚假招工广告,被犯罪团伙胁迫偷渡至柬,后遭柬西哈努克港中国城内网赌电诈团伙非法拘禁,并被多次大剂量抽血,生命垂危。

  据《中青报》对李亚缘纶采访显示,去年5月李在58同城上看到一家广西夜总会招保安的信息,“按照招聘信息去广西崇左市面试,后来被自称是夜总会人事的人开车送到广西凭祥市(注:与越南接壤,距崇左约80公里),结果被从国内绑过来。”

  58同城随即回应称,已沟通到相关部门,案件在持续调查,尚未确定受害者是在58同城看到的招聘信息,也未查到对应企业发布的招聘信息。

  不过在金英喆看来,尽管链路已经非常成熟,但是否由58同城引发这起“血”案依然非常重要,“以前大多数人都是被从事这一行业的所谓亲友、老乡骗来,甚至一些人本身在国内就是从事相关行业。最近几年线下严打加上疫情影响,监管本来已经取得了一定成果。现在如果线上招聘引入,可能意味着受害人群会进一步扩大。”

  如何斩断这支伸向求职者的黑手,在线招聘网站们应该承担起更多的责任吗?他们能承担起更多的责任吗?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薛军对《深网》表示,“平台有责任,但不能无限归责于平台,平台责任应该有合理的边界。”有业内人士认为,平台在事前审核上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也很难对后续企业行为进行进一步监管。

  据几家接触到李亚缘纶的媒体报道显示,其原来在北京做保安工作,月收入3000元,“被两名穿着迷彩制服的中国人,从凭祥押过边境,到胡志明市中转,不到一周后的一个晚上坐一条小木船到柬埔寨。”

  《中青报》的报道中,李亚缘纶表示还有一个人一起被拐卖,“出发前给我们喝了有迷药的饮料,再醒来已经在胡志明市了。看守的人换成了四个满身纹身的人,和我一起被送出国的人也不在了。”

  拒绝从事电话诈骗工作的李亚缘纶被转手三次,“他们让我骗中国人,我说哪怕弄死我都不会为你们干这个的。”

  对此,一位在柬埔寨从事导游相关工作多年的华人赵川对《深网》介绍,这是柬埔寨网投(诈骗)公司的惯用手段,“首先是让你骗朋友和家人,只要你做了犯法的事情,就会威胁你让你继续做下去;也有少部分人像李一样扛到最后,最后就是卖血卖器官,总之要从你身上把花的钱赚回来。”

  和有同样遭遇的大部分人相比,李亚缘纶还算幸运,由于他是罕见的Rh阴性O型血,被当作人形血袋。半年内,李亚缘纶被抽血7次,每次350至700毫升,最后一次抽血时,由于已经找不到静脉,“把针扎在眉毛上方抽的。”

  赵川对《深网》介绍,绝大多数有这样遭遇的人其实都很快死去,“看报道应该是因为他的血型比较罕见,所以想等一等再卖器官。”李亚缘纶在接受《今日柬闻》采访时曾回忆,身边跟其一同被抽血的人曾被威胁要卖器官,第二天人就消失了。

  更幸运的是,李亚缘纶最终在好心人的帮助下获救。当进入中柬第一医院时,由于严重缺血,他全身浮肿,接近休克状态。

  正如本文开篇所说,这只是冰山一角。去年4月时中驻柬大使馆网站曾发布过消息,柬警方成功解救2名被非法拘禁的中国公民,并抓获多名中国籍犯罪嫌疑人。据被解救者介绍,他们轻信所谓的“高薪”招聘广告,入职柬埔寨金边一家非法网络赌博集团,整天在监视下工作。他们提出离职诉求后,该网赌集团将其非法拘禁,要求他们支付高额“赔付”。

  据赵川介绍,这里所谓的赔付,“大多数时候就是强迫卖血液、器官,这里有成熟的地下市场。”

  最糟糕的是,很多人从被骗者变成了骗人者。“很难根治的原因是能赚到钱,在柬埔寨很多有钱人,从事的往往都是诈骗活动。”赵川有朋友是相关公司管理者,“他曾经跟我说过,他手下大部分人员都是自愿留在公司的,有收入就不会跑。”根据媒体报道,对诈骗、网赌业务比较熟悉的普通员工每月能获得人民币过万甚至数万收入。

  西港全称西哈努克港,位于柬埔寨首都西南约230公里处一个深水港。既是柬埔寨经济特区,也是最大对外贸易中心。

  这座风景秀丽的港口城市崛起于2014年,当时泰国、菲律宾等国家开始打击国内赌博业,柬埔寨在西港迅速扩大赌博业,大量发放线上及线下许可牌照,开启一系列免税减税政策。

  数据显示,仅2018年一年柬埔寨就发放了52张赌场牌照。截至2019年柬埔寨共有193家注册合法赌场,其中91家在西港。西港居民楼、写字楼、酒店,都有大大小小在线赌博网站,服务对象正是国内赌民。

  当时几乎所有宣传口径中,西港都被称为下一个深圳。由于在线赌博网站存在,国内很多年轻人被以从事互联网行业的名义从各个招聘渠道招来西港。

  在这一阶段,在线招聘网站就曾扮演过极其不光彩的角色,“那时候,只要工作地是柬埔寨,工作内容是程序员或打字员或网络客服,具体行业是页游或者软件开发,就可以肯定是招人去赌博网站的。”招聘业内人士萧如凡对深网表示,“但由于对方基本上都是合规公司,我们也不会管。”

  “高薪、包机票、包食宿、工作内容简单。”这些宣传语吸引了无数年轻人,数据显示,从2016年至2019年,有超过50万中国人来西港就业。

  没有什么遍地黄金,这些年轻人刚刚踏上西港的土地,就被在线赌博公司没收了手机和护照,“如果不能完成任务,还要给公司交钱。”赵川如此对《深网》介绍。

  2019年,柬埔寨开始清除赌博等相关非法产业,抓捕大量从事非法赌博业从业人员。金英喆对《深网》介绍,2019年时如果关注这个行业就可以发现,很多在线赌博网站注册地变成了菲律宾。

  西港繁华终止于2020年,当年1月1日柬埔寨停止批准和颁发在国内经营的各种网络赌博营业执照的命令正式生效,那些已经获得许可的赌博公司在执照到期后必须立即停业。随后,近百家赌博公司关门,7000多人失业在家,高达45万中国人口紧急撤离柬埔寨。

  但当合法产业被几乎连根拔起,非法灰黑产业反而更加猖獗。正如“血奴”事件显示,高薪诱骗已经过度到直接绑架。在《南方周末》的报道中,民间志愿组织“中柬义工队”队长陈宝荣表示,新冠疫情来临前,绑架一个人的赎金需要3000美元,如今已经涨到了10000美元,“网投受害者就像案板上的一块肉。”

  据柬埔寨内政部统计,仅2021年上半年,该国就打击了198起人口贩运以及性剥削案件,较2020年同期的63起有明显增加。

  今年春节前夕,58同城宣布将旗下“赶集网”改名为“赶集直招”,重塑为专注招聘市场。春节过后,赶集直招公布数据显示,新注册用户比春节前上涨5倍,预计半年内达成百万DAU。据58同城招聘、赶集直招相关产品负责人介绍,赶集直招推出的企业实勘功能,可对企业的经营地址进行实地勘察,从源头把关企业真实性。

  目前尚未能最终确认,受害者李亚缘纶应聘的KTV是否曾发布在58同城的招聘平台上。但遗憾的是,即便确认李亚缘纶招聘信息来自于58同城,从法律上看平台方可能也没有相关责任。薛军对《深网》表示,人社部有相关规定,“招聘平台运营,要对企业基本信息进行审核,比如是不是正规企业,有没有相应资格。”

  在薛军看来,如果员工入职后公司有违规,招聘平台方没有责任,“应该有一些核实工作,或者对入职者能有一些披露渠道,被投诉较多的话应该将其下架或转送相关部门,这是社会责任。”

  多位业内人士对《深网》表示,尽管“血奴”事件是极端个案,并未最终确定与58是否有关系,但类似“挂羊头卖狗肉”的假招聘在58同城并不少见。近年来关于58同城信息造假投诉、诉讼不断:数据显示黑猫投诉关于58同城信息超过万条,裁判文书网58同城诈骗判决案例超过2600篇。

  一位熟悉58同城招聘流程的从业者潘琼对《深网》介绍,目前专业招聘网站都加强了对招聘数据审核,但58同城的招聘板块依然是信息发布模式,“相对而言审核比较松,只有当公司需要大量正规招聘时,平台才会对资质进行审核。”但潘琼也强调,“这样的企业往往都去了更加正规的平台,一些手续不是那么正规的‘小微’企业才会在58平台上进行发布。”

  潘琼同时表示,如果账号仅仅只做信息发布,企业基本无需进行资质审核,“即便是被举报了也没有关系,就像其他社交平台一样,再注册一个账号就可以了。”

  萧如凡对《深网》介绍,目前国内绝大部分在线招聘平台依然是销售导向,即将从C端求职者发送来的简历筛选过后“卖”给B端客户,“招聘行业有两个大旺季,一个是春节过后的春招,一个是每年5、6月份的毕业季,平台收入超过八成都会在这两个节点通过各种付费工具获得。”

  萧如凡进一步对《深网》表示,目前绝大多数专业招聘网站尚且没有甄别全国纷繁庞杂企业资质的能力,更何况是58同城这样的“兼职选手”,“最后一关审核往往来自于申报企业当地的销售人员,但这些销售人员最关注的是广告收入,对资质审核往往睁只眼闭只眼。”

  但萧如凡也表达了招聘行业的苦恼,“如果已经尽到了审核义务,很难让招聘平台对企业私下的行为承担责任。”在薛军看来,“血奴”案是非常极端的个案,归咎到平台很难说合理,“因为平台也不可能知道后面发生绑架这样的行为,求职者还是要做好自我保护和防范。”

  事实上除了招聘平台外,知乎、微博、上,该类消息比比皆是。金英喆对《深网》介绍,很多一看就是骗子的招聘内容其实只是为了筛选出那些没什么社会阅历或只想赚钱的人,“边境城市高薪招聘不可信、境外免费游玩不可信、长时间不联系的朋友邀请去境外不可信,保护好自己才重要。”

  薛军也对《深网》表示,求职者还是要注意鉴别,“对企业的情况进行全面了解,避免被骗,避免人身受到伤害,注意保护好自己的人身财产安全。”

  来源:视觉中国作者丨孙宇编辑丨康晓出品丨深网腾讯新闻小满工作室“‘血奴’事件只是冰山一角。”熟...

  本文来源:时代财经作者:王婷图源:视觉中国2月19日,微博上了脉脉App热搜,在“传微博正在优化员工”...

  Web3能否实现打造去中心化的社交平台的愿景?在未来,Web3社交又有可能取代Web2存在吗?文 陈根当前,...

  经济观察报濮振宇华为汽车总部即将落户上海?特斯拉首个海外设计中心选址北京?集度汽车要设立北京上海...

  2月14日,宁德时代在官网上发布讣告,宁德时代荣誉董事长张毓捷博士因病医治无效,于2022年2月14日逝世...

  前两天有个消息,据传吉利要收购魅族了!大伙都觉得这是众望所归。为啥呢?一则是魅族有救了,还有一个...

  财联社新消费日报(研究员梁又匀)讯,2月18日,运动健身品牌Keep高调宣布,公司将推出优选健身馆,计...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文车智驾近日,乘联会公布了2021年国内乘用车产销数据,其中新能源国内零售渗透率达...

  记者|于浩近日,因轻信58同城招工广告,一位中国江苏男子被劫持送至柬埔寨,后由于拒绝参与网络诈骗活...

  “我们目前没有计划以其他方式提供老游戏内容”。两天前,任天堂发布了一条对于老游戏爱好者们颇为重要...